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穿越獸世:我靠外掛系統養狼夫-第一百九十一章:謊言敗露

穿越獸世:我靠外掛系統養狼夫
小說推薦穿越獸世:我靠外掛系統養狼夫穿越兽世:我靠外挂系统养狼夫
纳什点头如捣蒜,连忙开口道:“西……西维莉祭司就是兽神使者,是她要求我们攻打黑曜,抢走那个叫易沅的雌性!”
“西维莉祭司还说,如果我们不按她的命令去做,那她就会以兽神使者的名义诅咒我们部落的世世代代,一切都是她要求的啊!我们也不想的啊!!”
西维莉!又是西维莉!!
符青乌脸色铁青,将敖沧从悬崖边拖回来,甩在地上,他的力道很大,敖沧整个人摔的仰躺在地上。
他脖子的地方已经被掐出了一圈红痕,甚至清晰可见指印,他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符青乌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冷笑一声,反问道:“西维莉随便说什么你们都深信不疑吗?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自己的判断力吗?”
一个部落的兽人究竟能有多蠢,才会被西维莉耍的团团转?
纳什一愣,什么叫对西维莉深信不疑?难道西维莉真的骗了他们?
他见状连忙解释道:“当初西维莉祭司说,是你们黑曜部落为了一个叫易沅的雌性排挤她,雄性还强迫她发生关系,把她赶了出来,她这次逃来我们敖涯部落……”
“可是!”纳什说到这里时语气有些激动,“西维莉祭司来了之后教我们怎么使用火,怎么用火烤制食物,还告诉我们制作捕鱼的工具,这些都只有兽神的使者才能做到啊!”
在他们眼里,火就是“灵”,而“灵”就是兽神大人的象征,能操控“灵”的,肯定就是兽神大人的使者,这才对西维莉深信不疑。
……符青乌听着他一桩桩一件件,诉说着关于西维莉的创造的‘神迹’’,甚至语气里还隐隐约约带着崇拜尊敬的意味,心里只觉得更为愤怒。
又悲凉,又可笑。
他一把拽起纳什,和他四目相对,纳什漆黑的瞳孔里面倒映着他溢满着怒气的脸。
符青乌一字一句开口道:“你刚刚说的那些东西,全都是易沅祭司带来的,也就是西维莉口中那个排挤她的雌性!”
“你们……被骗了你们知道吗!!!”
比纳什更先反应过来的是敖沧,他听到这句话,一直空洞失焦的眼睛终于闪了闪,连滚带爬的走到符青乌面前,声音颤抖:“什、什么……你说是,易沅才是真正的兽神使者?”
符青乌却根本不看他一眼,眼底一片冰凉,冷笑一声:“你们若不信,还可以向大蒙部落求证!”
大蒙部落?
那可是兽人大陆上最强盛壮大的部落,威名远扬。符青乌既然能说出让他们去求证这种话,就说明,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难怪自己之前就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又找不出来问题所在。
敖沧整个人顿时宛如雷劈一般愣在原地
他所敬佩的那些东西,原来真正创造它们的主人,是易沅……是那个刚刚亲手被他推下了悬崖,害死的雌性……
敖沧摊开双手,盯着自己这双手出神。
他就是用的这双手,亲手将自己所敬佩的人,将这整个兽人大陆的希望,推下了万丈悬崖!
一股巨大的悔恨感瞬间将敖沧席卷,微微张开的嘴唇变得苍白毫无血色,神色变得绝望而无助。
……
符青乌低头望着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眼眶泛红,原本眸如点漆的眼睛早就黯然失色,一种无言的悲痛在其中隐隐透出。
就在这时,天空仿佛在映衬着他的心情一般,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如丝般轻薄却又密密麻麻的小雨从空中降落,雨点是那样小,雨帘是那样密,仿佛给这悬崖峭壁都披上了一层蝉翼般的白纱。
像雾似的雨,像雨似的雾,伴着冷冽的风丝丝缕缕缠绵不断。
雨滴溅在符青乌的身上,雨水从他的头发上滚落,顺着脸颊一路向下流,他的眼眶通红,这一场雨,让人分辨不清他脸上的液体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又深深的望了几眼,仿佛是在观察地形,随后变换成兽型,准备飞下悬崖。
敖沧终于回过神来,见状试图拽住符青乌,断断续续开口:“没,没用了……”
“使者大人她……可能……已经……”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掉下如此高的万丈深渊,还能活着的几率几乎渺茫……可看着符青乌如此痛苦的神色,敖沧实在不忍心开口。
悬崖下面的情况谁也不清楚,就算符青乌会飞,谁又能保证底下会不会遇到什么猛兽,更何况现在还下着雨,贸然下去实在太危险。
他已经害死了一个雌性,不能再眼睁睁看着另一个雄性去送死。
“滚开!”
符青乌冰冷锐利的眼神如刀刃般划过他的脸,语气冰冷。
苍天白鹤 小说
这是面前这个向来温和平静的首领第二次说如此粗鲁的话,他良好的自控能力在面对易沅出事的时候,完全失去了控制。
易沅,就是他唯一的软肋。
敖沧被符青乌大力推搡开,知道自己此时此刻不管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符青乌朝着崖底飞去……
……
冰冷的雨水逐渐淋在符青乌的翅膀上,这让他原本可以畅通无阻的飞行变得吃力起来,每一次挥动翅膀都显得有些困难。
这和人形态不同的是,羽毛吸水,鸟类对于天气的变化一向很敏感,若是翅膀一旦被完全浸湿,也就等同于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然而此刻他才只飞行到一半而已。
符青乌紧了紧心神,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凭借着敏锐的实力,盘旋在空中,观察着崖底的情况。
整个悬崖很深,深且窄小,而且悬崖夹缝处坏境复杂,杂草杂树丛生,这环境本就对他十分不利,难以施展。
在没有亲眼见到易沅的尸体之前……
他绝不会认!
他的沅沅那么聪明,一向擅长奇迹!!
这一次……
应该也会有奇迹发生的,对吧?!!
符青乌眼底闪过一抹坚定,咬了咬牙,就想继续往下飞。
可是,就在他扇动着翅膀准备俯冲的时候,右边的翅膀忽然重重颤了一下,让他快要稳不住身形平衡,向下滑跌了一段距离。
随着时间的推移,雨越下越大,从刚开的的密密麻麻的细雨,逐渐变成了豆子般大小的雨点,一滴一滴砸在他的翅膀上,原本轻盈的身体渐渐如覆千斤。
雨越来越大了……
……以现在这样的状况来看,如果他再不回到陆地上,恐怕很快就会因为翅膀被全部淋湿而无法飞翔摔至崖底。
符青乌费力的保持住身形稳定,深深的望着这崖底,凄厉的发出一声鸣叫,锐利狭长的眼底写满了不甘心。
这该死的雨!!!
符青乌愤恨的抬眼忘了一眼雾蒙蒙的天空!可是无奈,现下……他只能先强忍着心痛赶紧上去,等雨停了才能继续搜查……
如果他也出事了,那就没人营救易沅了。
沅沅,你一定会没事的!
你等我,我一定会……很快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