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華娛1997 胖一點-488 日常(補更1/2)推薦

華娛1997
小說推薦華娛1997华娱1997
京城,昌平别墅
今天,孙兰和丈母娘去大兴的农庄摘菜杀猪,准备弄些绿色食品给儿媳妇/女儿吃。
曹轩则带着曾离去私人医院产检后,西宫娘娘回家累了,就去卧房休息,曹轩把她哄睡着了,看着难得的闲暇时光,从家里扒拉点零食。悠哉悠哉的看电视。
上面正播着胡君主演的《朱元璋》最后几集,也就是徐达死得那段。
电影徐达的饰演者是王志飞,也就是《大秦帝国之裂变》的商鞅。
剧里设定徐达是儒将,与陈明浩饰演的福/憨将汤达、丁海风饰演的勐将常遇春形成区分,所以特意找了一个书生气质更浓的王志飞饰演。
原时空的《朱元璋》,是知名编剧朱苏进写的剧本,这位也是《康熙王朝》《新三国》等电视剧的编剧。
你不能说他写的电视剧不好看,但要是考究起历史细节,那他可以和高希希并列中国历史影视剧的卧龙凤雏。
两人都是那种作品槽点无数,但又有一定水准的导演/编剧。
夸他吧,有时候觉得亏心。
说烂吧,也没到那个地步,部分代表作还是很惊艳的。
总之不上不下,让人特别难受………

繁星版的《朱元璋》,朱苏进仍然是编剧之一,他对剧本剧情节奏的把控以及观众G点的掌握还是很精准的,曹轩是不赞成因噎废食的。
再加上《朱元璋》这部剧,虽然是尊重了大量正史,但考虑到剧情,还是有不少戏说情节,所以也没打着正剧旗号,对外宣传也是古装历史戏说剧。
这也是曹轩坚持下的结果。
【正剧】这个两个字不是什么剧都能当得起的,那是基于严肃历史前提下的电视剧,有适度改编,但不会严重偏离正规历史框架。
你让五征漠北朱棣多个蒙古白月光,把对徐达揍的堪比元朝高粱河车神的王保保变成绝世名将,将耿炳文、蓝玉、李文忠一众明初大将压着打,连徐达都勉强拼了一个平局,还腆着脸说历史正剧,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当然这样的剧也不是一点亮点也没有,就比如徐达之死,将正史和野史结合的挺好。
正是徐达是寿终正寝,病死于洪武十八年,死在朱标太子之前。
野史中,甚至都不是野史,就是一个古代小说,说是徐达重病,不能吃鹅,朱元璋赐烧鹅给徐达,把对方活活逼死。
可能是地摊文学或者是网络传闻,这个烧鹅之说还是挺火的,原版《朱元璋》就用了这段,朱元璋忌惮徐达功高震主,把好兄弟活活逼死。
朱元璋杀得功臣不少,但是常、徐、汤三将都是正常死亡,烧鹅之说,这是往老朱身上泼脏水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哪个小机灵鬼,把两者结合,变成徐达爱吃烧鹅,弥留之际,想要解解嘴瘾,朱元璋疼惜老兄弟,赐鹅一只。
有点临终关怀的意思,而且还挺有人情味,关键是剧情有特点,能让人记住。
电视剧常常乱改历史名人结局,其实就是不想让角色死的太过平常,没有记忆点,这样一改,既没有黑了老朱,剧情也有记忆点,算是一个不错的改编。
曹轩对这个印象挺深的,所以当初看《朱元璋》剧本时,还特意把这段给编剧说了,没想到人家真给添了。
天是红河岸
繁星版《朱元璋》里的徐达,就是爱吃烧鹅,临死之际,不想窝囊的死在床上,与朱元璋吃鹅饮酒,含笑而逝。
这也是《朱元璋》这部剧的整体基调,替老朱澄清了很多不必要的抹黑。
当然了,朱元璋杀性太重,而且贪权残酷,独断专行,在不扭曲历史的情况下,这家伙励志归励志,但性格和经历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喜,甚至黑点很多的。
《朱元璋》这部剧里面的朱元璋或许不是最经典的,但相对是最符合历史形象的洪武帝。
曹轩一直在追这部剧,零零散散的看完,其中有一个念头就是可能两头不讨喜。
满清遗少觉得是在吹捧朱元璋,明粉觉得朱元璋哪有那么坏,他杀人是为了杀贪官,重八其实是一个内心纯良的好皇帝。
不过对于中立观众来说,这部剧对明初历史和朱元璋本人是一部相对客观的“科普”电视剧,曹轩个人还是很喜欢的。
曹轩甚至有点后悔,没有演这部《朱元璋》,他就喜欢这种真实有争议的角色,抹黑或洗白太过,他反而不感兴趣,甚至是讨厌。
《三国·赤壁》周瑜这个角色就是太完美,诸葛亮亦然,曹轩虽然欣赏,也能很好的扮演,但就是觉得演起来“不刺激”。
要是让他演曹操或者是司马懿这样的争议人物,他就特别兴奋。
要不是心理医生说是很正常的观点倾向,曹轩都以为自己心理有病。
当然,曹轩喜欢有争议的角色其实也是有条件的,多是腹黑枭雄、有功有过之类的人物,争议大,闪光点也足。
要是像完颜构、朱祁镇这样有争议的,给10个亿曹轩都不演,老曹家丢不起那人………
伴随着片尾曲结束,曾离也醒了,从楼下卧室来到客厅,曹轩第一反应就去搀着,迎来个白眼。
“我自己能走。”
这段时间,西宫娘娘虽然享受了老佛爷的待遇,但也是处处受限,以前有个亲妈,现在又多了个婆婆,一天恨不得长十双眼睛盯着她,生怕她出一点意外。
以前曹轩还是很澹定的,虽然也关护,但还没到战战兢兢的地步。
但这段时间丈母娘看着,孙兰更是看他稍微不积极,就训他训得跟三孙子似的。
“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一点不上心。”
“不知道疼媳妇,梨子跟你真是遭了罪了。”
“就知道在那坐着,眼睛长着出气用的。”
“……”
曹轩也不知道是孙兰真的看他不顺眼,还是专门做给曾离娘俩看的,反正是容不得曹轩半点懈怠,把曹轩成功“同化”成老妈子。
不过老丈母娘倒是很满意,她拿曹轩没办法,孙兰是一点不惯着儿子,替她出了好几口恶气。
导致老姐俩关系越来越好,这也是曹轩强烈怀疑孙兰是拿他当工具人哄人家娘俩。
知母莫若子,孙兰脾气是暴点,但还是很疼他那个儿子的,如此对待,绝对事出有因。
当然,这里面有没有因为第三代即将出生他地位下降的原因,就被曹大官人完全忽略了………
“你待在这里好几天了,婧婧那边不会乱想吧。”
曾大美人善解人意,主动为东宫娘娘着想,搁古代皇宫就是正宫典范。
“没事,她知道你这边特殊,还说过几天来看你呢。”
西宫娘娘大度,东宫娘娘也是好样的,曾黎刚开始怀孕时双方还有些敏感,但现在调整过来,反倒是都主动为对方着想。
弄得曹轩夹在中间有点尴尬,有时候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就可有可无了。
“我回头打个电话,她要是过来,得把你妈支走,省得露馅。”
“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
曹轩欲言又止,曾离还是太善良,孙兰夹在两个儿媳妇中间,左右逢源,让东西二宫都觉得自己才是婆婆最疼爱的人,那份演技浑然天成,让曹轩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表演天赋从何而来。
要不是孙兰憷镜头,曹轩高低给他老妈开部戏,搞不好还能拿个影后。
倒是老曹同志,大大小小的剧组也混了几十个了,至今连台词都说不利索,丢尽了曹大影帝的脸。
两人正聊着天,门铃响起,保姆开门,孙兰和老丈母娘大包小包的进来。
发情娱乐室
原本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曹轩马上把西宫娘娘小腿抱到怀里,轻轻揉捏,一脸温柔的问道。
“力道怎么样,腿还酸不酸。”
无论哪位舰娘都会就任于镇守府守望大海与天空与深海栖舰战斗
西宫娘娘翻了个白眼,倒没有拆穿他,这是两人的小配合,曹轩装怂躲骂,她有曹轩掩护,也不至于什么都被两个妈管着。
轻轻在曹轩的大腿上捏掐了一把,曾离回道:“好多了。”
这时候就看出专业演员的实力了,西宫娘娘手都泛红了,曹轩眼都不眨,反而继续温柔道。
“你这个可能是营养不够,回头问问医生能不能多吃点补一补。”
“补什么?”
“腿软,我这有棒骨、猪蹄,要不要弄一煲点汤。”
“我听人说,腿酸腰软得喝甲鱼汤,我去买甲鱼。”
一听说补身体,两个妈可积极了,恨不得大展拳脚,曾离差点没气死。
自从她怀孕之后,大家花式投喂,三个多月胖了小15斤,脸都圆了一圈,看到这些补汤就害怕,除非是营养师制定的食谱,否则绝不多吃。
曹轩拿加餐坑她,算是戳中了要害,西宫娘娘马上服软,可怜巴巴的看着曹轩,小手不停的揉刚才掐得大腿,祈求原谅。
曹老板摆足了架势,才搬出医生和营养师来,才制止了孙兰两人。
互坑一回,两人也消停了,曾离捧着微微鼓起的小肚子,让曹轩唱歌胎教。
其实这个程度的胎儿,估计都没成型,根本不需要胎教,但曹轩也不拒绝,就当哄媳妇玩了。
找来吉他,曹轩想了一首轻快有趣的儿童向歌曲,边弹边唱。
“太阳对我眨眼睛
鸟儿唱歌给我听
我是一个努力干活儿
还不粘人的小妖精
……
大王让我来巡山
我把人间转一转
……”
曾离听着这歌笑得眼睛直弯:“你不是金翅大鹏鸟吗?怎么变成小旋风了。”
曹轩不以为意:“小旋风教我哄女儿的。”
曾离:“你咋知道是女儿。”
曹轩:“相信我,以我当了三十多年的儿子的经验,女儿更省心。”
曾离不服:“我当了三十多年的闺女,我妈也没省一点心。”
曹煊一琢磨也对:“还是没孩子好,要不咱把这兔崽子打了吧……”
话没说完,耳朵就被人后面拽住,孙兰兜头就打:“我三十年前就该把你打了,省得气我……”
曹轩:(???)
曾离:(???〃)
------题外话------
你们反应没有日常,写篇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