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開局虐哭女媧,原來我是神話大羅 txt-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申公豹,你這個叛徒!讀書

洪荒:開局虐哭女媧,原來我是神話大羅
小說推薦洪荒:開局虐哭女媧,原來我是神話大羅洪荒:开局虐哭女娲,原来我是神话大罗
眼见闻仲发现了端倪,燃灯也就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直接破罐子破摔,当场亮出了身份。
食魔
“哼!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本座也就不装了!”
“本座既是商容,但又不是商容。商容只不过是本座操控的一个傀儡罢了,本座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阐教的副教主——燃灯是也!”
闻仲一开始就觉得面前这个商容怪怪的,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感。
结果他面前的这个商容真的有问题,这并不是真的商容而是一个被附身操控的商容!!
关键操控商容的还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阐教的副教主燃灯道人?!
这下可就难办了……
当燃灯报出了他的名讳的时候,闻仲显然是被微微地震慑了那么一下。
“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是你!!”
身为阐教弟子的闻仲虽然不太了解阐教截教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但是他的师尊金灵圣母可是没少和他说一些阐教的事情。
尤其是阐教的一些人,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因此,阐教里的许多人闻仲虽然没有见过,但多多少少还是有听师尊说过。
其中就包括这个阐教的副教主,燃灯道人!
这燃灯道人虽然是阐教的副教主,但是实力却和玉清元始天尊,太清老子等人不相上下,堪比圣人。
如今燃灯道人铁了心地要找他麻烦,想要他的小命,那他肯定不是燃灯道人的对手啊,就是他也是有些无可奈何了……
因为他根本就打不过啊!!
“是啊,本座今日里来就是来取你性命的!”
顿了顿,燃灯道人沉着一张脸,继续阴森森地说道。
“要怪只能怪你是截教弟子,还是大商的肱骨之臣!有你在,大商和截教的气运那叫一个只增不减啊……”
“因此,为了彻底地剿灭商朝和截教,只能从你们这些大兴气运的源头下手了!”
听燃灯道人这么说,在结合一下前因后果,闻仲彻底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所以……比干是你杀的?目的就是为了损害商朝的气运?”
“哼,不错!”
“商容也是被你操控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我然后杀了我?”
“哼,还算你聪明!”
“那真商容的元神呢?你也给抹杀了?”
闻仲越问越激动,越问越气愤,双脸都因为发怒而充血涨红了起来。
闻仲不这么问,燃灯道人还没有想到这个事情,他这么一问相当于是间接地提醒了燃灯道人还有这么个事情。
燃灯道人当时附身的匆忙,随意并没有来得及抹杀真商容的元神,只是强行抢占了他的肉体,导致真商容的沉睡了而已。
现在听闻仲这么一提醒,燃灯道人才反应过来商容的元神还没有抹灭。
于是他立马从商容的体内出来,然后反手掐住了商容的脖子,当着闻仲的面把昏迷不醒的商容硬生生地给掐死了。
而商容的元神就这么从商容的体内出来,也被燃灯道人反手给打上了封神榜……
可怜的商容还没醒过来就给送上榜了……
看着燃灯的暴行,闻仲实在是绷不住了,不免怒吼出声。
“燃灯!!你!!”
“商容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你居然如此草芥人命?!你根本就不配当道人,不配得到世人的尊敬!”
“难怪你这么多年了还只是个大罗金仙!在阐教里只是空有其名,实则无名无分!”
闻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他只是看不惯燃灯的暴行,脑子一热就把心里所想的给说了出来……
燃灯生平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拿他的身份和实力说事,好巧不巧,这闻仲还偏偏踩中了燃灯的雷区。
当下,就见燃灯默念咒语,如猛兽一般飞身向闻仲扑来。
“闻仲,你今日非死不可!”
这不仅仅是为了损害大商的气运,更是一雪前耻,报仇雪恨!
说话间,燃灯的一记法术神通打出,已然锁定了闻仲,磅礴恐怖的威压扑面而来。
顿时天地色变,大地龟裂,如太古神山般强大的威压自闻仲的头顶直直压下。
闻仲见此情况急忙催动墨麒麟,想让墨麒麟带着自己逃离燃灯的法术禁锢。
但是待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完了,他已然被燃灯的法术神通给标记住了,任凭他如何逃窜都逃不出燃灯的手掌心。
他现在就如同一只被囚禁的羔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燃灯的攻击越来越近,只能无助地等死……
“受死吧!!”
就在燃灯的攻击要打到闻仲,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道法力自远处轰来,抵挡了燃灯大部分的攻击。
但还是有一小部分的攻击硬生生地打中了来人,直接把降落在地的两道身影给打出去三尺远。
待烟尘散去之后,燃灯才看清楚面前这坏了他好事的两人的真面目——正是狐妖妲己和他们阐教的申公豹!!
在看到妲己的时候,燃灯很是不以为然,甚至内心里在不断地嘲笑。
切!左右不过是一个轩辕坟的小妖而已,这在他这个阐教副教主的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只要他想,虐杀妲己这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但是燃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看到老熟人!!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申公豹?!你怎么在这儿!!”
是的,他居然在这里看到了他们阐教的弟子申公豹?!
申公豹不是他们阐教弟子吗,那应该待在阐教才是,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就在燃灯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闻仲在看到面前的妲己和申公豹就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连忙小跑到了他们的身后。
“贵妃娘娘,国师大人,你们来了!?”
“这一切都是阐教的阴谋,商容就是被燃灯给附身了!前面这商容还被燃灯给杀了呢……”
“不止商容,比干,比干也是被燃灯给杀掉的!!”
……
闻仲因为刚刚死里逃生,所以整个人显得比较害怕紧张,显然他还没有从前面的阴影里走出来。
妲己负责安慰闻仲,而申公豹这边则是和燃灯大眼瞪小眼,当面对峙了起来。
在这里看到申公豹,燃灯就觉得申公豹这小子有问题。
在他听到闻仲喊申公豹国师的时候,整个人就更显震惊了。
“国师?哼,这么说你是跑来商朝当国师了?”
“不错。”
申公豹不仅没有否认,还非常坦然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他本来就是商朝的国师,这有什么可隐瞒的吗?
“好,好得很!你可知这大商是和截教相连的?你帮了商朝就等于是帮了截教,你帮了截教那就是背叛阐教!!”
燃灯越说越气,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气得直跳脚,伸手颤抖地指着申公豹一顿怒骂。
“教主待你不薄,而你却为大商,为截教做事!?”
“申公豹,你这个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