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差一步苟到最後 起點-1698 第三次重啓閲讀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赵官仁!赵官仁!醒醒,下课了……”
一阵推搡惊喜了赵官仁,他猛地直起身来一看,竟然从凌晨一下子跳到了上午,第二堂课程都已经结束了,时间都到了十点半了,这比他们之前苏醒晚了足足四个小时。
‘糟了!原来失败会扣除时间,还一下跳了这么多……’
赵官仁连忙起身往教室外走去,他们昨晚分头寻找校花姜雨蒙,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在哪,她家里人也说她没回老家,最后连她的辅导员张可人也找不到了。
“官仁!”
夏不二从楼道里跑了出来,拉过赵官仁凝重道:“晚了四个小时,咱们必须得抓紧找到姜雨蒙,我认为她一定在本市没离开,不管她是外围还是醉酒,她不会无缘无故跟老男人去喝酒!”
“张可人应该知道她在哪,否则她不会替姜雨蒙出头……”
赵官仁低声道:“张可人不待见我,你去办公室找她套话,我回宿舍把照片找出来,看看里面到底拍了什么,待会有事就打良子手机,我让强哥去买几部二手机回来!”
“你速度快一点,警察应该正在去宿舍的路上……”
夏不二说完扭头就跑了,赵官仁也加快速度返回宿舍,半路上就碰到了林涛和赵子强,他赶忙嘱咐了几句又跑了,结果刚到宿舍楼的附近,陈.光大又冒出来把他拉走了。
“你怎么在这,没去上课吗……”
赵官仁疑惑的盯着他,但陈.光大却郁闷道:“我在网吧玩电脑,赶紧翻围墙跑回来了,但我刚想回宿舍,发现一个中年人正在楼下问路,应该就是张可人找来的警察!”
“你去拖住他,我把照片拿了就走……”
赵官仁说完拔腿就跑了,兜了个圈来到宿舍楼的后方,他也不管有没有人看见了,顺着排水管爬上了三楼阳台,结果刚打开寝室的阳台门,忽然发现屋里蹲着个陌生人。
“你……”
中年男人让他吓了一大跳,猛地从他衣柜边弹了起来,手里的东西顿时落了一地,下意识就往腰里摸去。
“小偷!”
赵官仁大呼一声猛冲了过去,根本不给对方任何辩解的机会,一个冲步顶心肘把他撞飞到墙上,在他下滑的同时又是一个顶膝,猛然顶在对方脸上,简直凶狠又快速。
“砰~”
中年男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赵官仁立即蹲下去搜身,果然摸出了一本证件和铐子,但武器只是一根电棍而已,他赶忙把证件塞回去,回头去捡从柜子里掉落的东西。
“经验真丰富啊,这都能让你翻出来……”
赵官仁从地上拾起了一盒内存卡,衣柜的底板已经被撬开了,里面藏着读卡器和一些小碟片,但是并没有洗出来的照片,他赶紧把东西都取出来,一股脑塞进了挎包里。
“当!当当……”
忽然!
一阵铁管敲击声从楼外响起,一听就是陈.光大的预警信号,说明警察不是一个人来的,赵官仁迅速把警察的证件摸走了,走进阳台关上了门,再次顺着排水管爬了下去。
“仁子!”
陈.光大冒出来使了个眼色,领着他边走边说道:“有点不太对劲啊,便衣居然连我都认识,我刚靠过去跟他套话,他马上就警惕的走了,还故意兜了半圈进了宿舍楼!”
“两个警察,我在寝室干晕一个,他把东西翻出来了……”
赵官仁悄悄把证件塞进他手中,低声道:“他们是踩过点来的,只打开了我一个人的衣柜,藏在底板下的东西都被翻出来了,事情看起来不简单,搜个学生没必要这么谨慎吧?”
“不对!这人不是沐校花的舅舅……”
陈.光大打开证件看了一眼,皱眉道:“我记得很清楚,沐樱子的资料上写的她妈姓王,她唯一的舅舅也姓王,可这个警察姓朱,楼下那人姓李,而且证件上这人是个小领导!”
“走!咱们去看看内存卡里的照片,到底有什么……”
两个人翻围墙去了家黑网吧,花了两块钱开了一台电脑,这年月的内存卡容量都很小,512M就是超大容量了,两人把四张内存卡全部取出来,插入读卡器内挨个查看。
“靠!尾行之狼啊你,看来你是真喜欢姜雨蒙了……”
陈.光大哭笑不得的点击着鼠标,第一张卡内全是尾随的偷拍照,从校内一直跟踪姜雨蒙到校外,但不是私家侦探那种偷拍,抓拍的时机都很唯美,明显有艺术照的味道。
“换一张!”
赵官仁又换了一张内存卡,怎知第二张和第三张都差不多,直到最后一张卡才画风突变,上来就是姜雨蒙和两个女同学,从一辆豪车内下来,进入了一座有大院子的别墅内。
“笑的这么灿烂,强迫的可能性不大,不是诱骗就是真外围……”
陈.光大继续翻阅后面的照片,姜雨蒙是跟两个年轻人进的别墅,再出来时天都已经黑了,披头散发的姜雨蒙像喝醉了,让一个老男人架了出来,漂亮的皮包都挂在脖子上。
“我明白了,这几个老男人才是关键……”
赵官仁将一张照片放大了,剩下两个姑娘正在客厅内穿衣服,三个赤膊的老男人坐在沙发上抽雪茄,最后两个姑娘笑意盎然的走了出去,三个老男人也在门口露了一面。
“看她们的手机,全是一万多块钱的最新款,普通学生可买不起……”
陈.光大皱眉道:“傻子都能看出她们在做外围,可张老师却得到了截然相反的消息,说明警察可能在销毁罪证,而不是要还姜雨蒙的清白,这几个老男人一看就非富即贵!”
“怪不得找不到姜雨蒙,恐怕被他们带走了……”
赵官仁抱起双臂说道:“其中肯定还有更大的黑幕,凌晨一点半,怕是姜雨蒙被灭口的时间,否则不会动用我们六个人来查,赶紧找个冲印店,先把这些人的照片洗出来再说!”
“妈的!速度好快,事情果然不小……”
陈.光大忽然没来由的骂了一声,赵官仁不动声色的拔掉了读卡器,只看门外走进来了三个壮汉,左右扫视了一下之后,马上就锁定了他们俩,迅速从两侧冲他们走来。
醫 嫁
“跑啊!”
两人冷不丁的跳了起来,猛地把椅子砸了出去,在网客们的惊呼声中,两人跳上桌子就往后门冲去,三个壮汉躲过椅子又急忙追击,领头者更是捏住了对讲耳麦。
“快截住他们,他们从后门跑了……”
三个壮汉猛然冲出了后门,门外是一条狭窄的横巷,可赵官仁忽然摔倒在了前方,三个人立即猛冲了过去,但陈.光大却突然从天而降,手里还握着一根镀锌铁管。
“砰砰~”
两个壮汉当场被砸晕了过去,等领头者反应过来的时候,钢管一下戳在了他的劲动脉上,对方“咯”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跟打摆子一样的抽筋,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接着!”
赵官仁猛地把钢管给扔了出去,趴在地上的赵官仁一把接住,迅速爬到了巷子口的院墙上。
“嘎吱~”
一台越野车猛然停在了巷口,再次从车里蹿出两个黑衣男人,手持电棍冲进了巷子,车里还有个司机在留守。
“嗖~”
越野车司机忽然看到一条人影,猛地从两个黑衣男头上蹿过,老鹰似的朝他直扑过来,“砰”的一声捅穿了车窗玻璃,一下戳在他的太阳穴上,让他脑袋一甩晕了过去。
“后面!”
两个黑衣人吃惊的转过身去,谁知刚回头就挨了一记闷棍,另一人的电棍也被一脚踢飞,一根滴血的钢管瞬间到了他眼前,吓的他一下靠在墙上,惊骇欲绝的望着赵官仁。
“看什么看,上去帮个忙……”
赵官仁退后半步打开了车门,将昏迷的司机拽出来扔在地上,但黑衣人又被吓的一哆嗦,只看陈.光大拖着领头者过来了,而他这时才惊恐的发现,巷子里还躺了两个。
“聋了吗?过来抬一把啊……”
陈.光大举起了一根半米长的电棍,黑衣人满脸苦逼的左右看了看,乖乖上前把领头者抬上了越野车,颤声道:“两、两位小兄弟,我就是混口饭吃,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是废物,那就去死吧……”
陈.光大一电棍捅在他脖子上,电的黑衣人一头歪在车门边,跟鲶鱼一样浑身直抽抽,赵官仁也扬起了手中的钢管,朝他翻白的眼珠子瞄准了一下,低喝一声就要插下去。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黑衣人惊恐的大叫了一声,两人这才把他塞进车里,用车上的扎带把他们反绑起来,赵官仁还搜出了一把匕首,冷笑着坐在他们身边,陈.光大亲自驾车驶离了小巷。
“啊!”
黑衣人突然惨叫了一声,赵官仁竟一刀割开了他的脚筋,还把鲜血抹在他的脸上,说道:“机会我只给你一次,如果你们俩说的不一样,我会把你从立交桥上扔下去!”
“夜叉派我们来的,说你们做局拍他老板的照片……”
黑衣人惊慌的说道:“夜叉哥找你们好几天了,他让两个警察去你们宿舍搜照片,可你们把他们给打伤跑了,正好有个蹲点的看你们进了网吧,我们这才追过来的!”
“夜叉在什么地方?”
赵官仁眯眼问道:“我不过是拍了他老板玩女生的照片,他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吗,还有那个女生姜雨蒙在哪?”
“我不知道什么姜雨蒙,我是昨天才被叫来的……”
黑衣人摇头道:“夜叉哥的事情我们不敢问,他让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他一直是电话指挥,但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很大,否则不会连警察都出动了!”
“砰~”
赵官仁猛地把他给砸晕了过去,反手用电棍捅在领头者的身上,顿时电的他一阵猛烈的抽搐,终于浑浑噩噩的苏醒了过来。
“哗~”
赵官仁又拿起一瓶水浇在他脸上,踩着他的胸口冷笑道:“醒啦!夜叉派你们来的吧,他跟他老板在什么地方,说实话我留你一条小命!”
“你……”
汉子吃惊的抬起头看了看,粗重的气喘道:“我不知道夜叉在哪,我手机里有他的电话,你可以自己打给他,我们只是负责办事的马仔,上面的事根本不会跟我们说!”
“姜雨蒙在哪,我只问你最后一遍……”
農門小地主 小說
赵官仁又举起了滴血的匕首,可汉子却急声道:“我们也在找她,已经找了整整四天了,昨天才查到她跟你们联手做局,夜叉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派了警察去你宿舍翻照片!”
赵官仁从他兜里翻出了手机,扔到前面问道:“怎么查到我头上的,谁说我跟姜雨蒙做局了?”
“警察给的线索,说网上出现了姜雨蒙做小姐的消息……”
汉子又说道:“最后通过一个女老师查到了你,女老师说你手上有一大堆的照片,正想用照片敲诈姜雨蒙的客人,但夜叉的老板势力很大,肯定不会让这种丑闻曝光!”
“嘘~”
陈.光大忽然嘘了一声,只看他已经拨通了夜叉的电话,按下免提键之后模仿汉子的声音,气喘道:“夜叉哥!点子硬,好不容易才拿下,但是死活不说姜雨蒙在哪!”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把那个贱人找出来,不论死活……”
“知道了,在哪交人……”
“老地方!交给华子……”
夜叉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陈.光大从后视镜里看向赵官仁,皱眉道:“看来校花同学是躲起来了,这下可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