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 起點-第二百二十六章爲何會落得如此田地!熱推

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
小說推薦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众书生本想为师娘求情的,但听了这话都纷纷垂下了头去。
岚阳夫人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张休书在空中缓缓飘落,只觉着身上的血液瞬间结成了冰。
他竟真的写下了休书。
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休了她!
她只觉着自己的一张脸像是被烙上了烧红了的烙铁,火辣辣的疼,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周围投过来的目光,红着眼,转身仓皇地逃离了人群。
岚阳夫人走后,众人又朝花舒月看了过去。
他们已经明白过来,为何她解释的“倾城”二字那般违和,为何花六娘能接出《赋得古原草送别》的后四句,为何花舒月一个足不出户的少女能写出《石壕吏》这样厚重的诗词!
因为,这些诗真的是花舒月抄来的!
他们刚刚还在信誓旦旦地支撑她,逼迫花芊芊向她道歉,让花六娘去文庙罚跪十日……
他们真是瞎了眼,昏了头!
北方呼啸着穿过了长安街,似乎将这些人的脑袋吹得清醒了一些。
一名书生鼓足了勇气来到花芊芊的面前,对她行了一礼,“是,是我们错怪县主了……”
可花芊芊却是冷冷道:“你这是在道歉?可我,不接受!”
她扬着瓷白的脸,微蹙着眉头看向众人,那长如翎羽的睫毛却没有遮掩住她眼里的怒意。
夜神翼 小说
“你们以读书人自诩,那我问你们,你们读书到底为了什么?”
书生们一愣,正想着该如何回答,花芊芊却没有耐心听他们说话。
“读书人,本应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而你们呢?建安受灾你们不管不问,却为几首酸诗在长安街静坐一夜!
你们可以妄顾父母受之的性命,可以妄顾同窗的性命,甚至可以妄顾百姓的性命,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风骨和气节!”
花芊芊身上的斗篷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众人想要抬头去看一看面前那个一袭红衣的女子,可脖子上却像是压上了千金巨石,怎么也抬不起头来。
这几句话简直比刀尖还要锋利,每个字都扎得众人透不过气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克劳恩皮丝的圣诞节
众书生默默念着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读着,只觉着喉咙干痒得厉害。
是啊,他们读书是要为国,为民做出一番功绩,就算没有这么远大的报复,也是想让父母亲人过得更好一些。
总裁的退婚新娘 小说
可他们刚刚都做了什么?
为争一时之气,竟然差点害的百姓无法接到稳婆,害的同窗险些命丧于此,最重要的是,他们所坚持的,完完全全就是个笑话!
“是,是我们错了,若不是县主,我们今日可能会酿成大错!”
这些书生中,还是有一些能够清醒过来的人。
若不是花六娘清出路来让百姓的马车过去,那户人家接不到稳婆,那产妇没准会有性命之虞。
还有汤盛,要不是县主及时出手,且拦下了花舒月递过来的热水,也许汤盛也会很危险……
他们想尽办法逼她低头,她却一直在默默救人……
他们堂堂七尺男儿,到底对这样一个女子做了什么!?
这时候,道路两旁突然有百姓朝花舒月扔去了一个臭鸡蛋,骂道:
“还才女呢,太恶心人了!原来都是抄的!”
随后,有人也跟着一起扔出许多烂菜叶,怒道:
“县主娘娘博闻强记揭穿了她,她还不承认,反而向县主身上泼脏水,实在太可恶了!”
“就是啊,之前仁济堂的事就诬陷过县主一回了,怎么就死性不改!
瞧瞧她刚刚那假惺惺的样子,差点把咱们都骗了!县主怎么能有这样的姐妹!”
“唉,原来县主一直是被冤枉的那一个,那也怪不得他表哥听到有人污蔑她,会出手打人了。
半生沉浮 小说
要是我,每日听着这些风言风语,能忍住不动手就奇怪了!不把那些污蔑我的人打死都难消我心头之恨!”
这些人刚刚对花舒月提笔成诗的举动有多惊艳,此刻对她就有多么的深恶痛绝。
一旁的茶楼里,岳安年看到这一幕,气得用力抖了下自己的长袖。
亏他费了那么多的力气帮她造势,帮她煽动书生们的情绪,结果她就这点本事!
玩物就是个玩物,真的是上不得台面!
岳安年懒得再看下去,转身离开了茶楼。
花舒月看见岳安年消失的背景,一颗心如同掉进了火炉里,所有的希望都被烧成了灰烬。
她现在已经是百口莫辩,只能求助地朝花景义看了过去。
她将自己瑟缩成一团,也不去擦脸上的蛋液,双肩一抖一抖地抽泣着唤道:“二哥……二哥……”
花景义瞧着花舒月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心中却没有生出半分怜惜。
他只是面无表情地走到了花舒月的面前,“我早就警告过你了,不要再找芊儿的麻烦,为何你就是不听!”
“我……”
花景义的眼神冷得吓人,花舒月害怕地后退了一步,但之后还是硬着头皮抓住了他的衣袖。
“我没有要害六妹,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这些书生为何会到这里闹事,二哥,帮帮我……”
花景义直接甩开了花舒月扒在他身上的手,嫌弃得甚至想要将她抓过的衣袖都扯掉。
“你不知道书生们为何会来这里,那些诗呢?那些诗难道不是你写出来的?”
花景义声音徐徐,可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让花舒月无比的难堪。
她真的想不通,自己明明握着一手好牌,为何会落得如此田地!
这时候,掌事姑姑扶着太后娘娘从鼓楼的方向走了过来,众人纷纷给太后让出了一条路来。
太后看了众人一眼,淡淡道:“这场戏不错,不过哀家有些乏了,不想再看下去了。
这戏差了个结尾,就让哀家来填上吧。”
说着,她将目光落到了瑟缩在角落里的花舒月身上。
“花五小姐折腾这么久,无非就是不甘嫁入萧府做妾,既然花五小姐不想嫁人,那就剃发为尼吧!
三日后哀家会请位师太来为你剃度,至于你的法号么……就叫‘咏梅’吧。”